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俊海 > 百年粮商 稳健经营秘诀之金融加持

百年粮商 稳健经营秘诀之金融加持

做农业这行,有人会感到诸多不确定性,笔者将其归纳为三大常规风险,一是市场风险,二是疫病风险,三是自然灾害风险。涉农企业,遇到一种或这几种风险都会感到不同程度的压力、阻力甚至是危机,有些跨界企业赔的血本无归比比皆是。市场风险以价格波动为主,疫病风险包括动植物的各类疫病的发生,自然灾害风险如旱灾、洪灾、虫灾等。长久以来能平稳的抵御这几类风险的企业算是行业佼佼者了,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蔓延叠加石油市场震荡、极端天气出现频次较高,这几大风险因素若隐若现(具体可参考笔者博客系列文章),恐对全球农业形成较大的冲击。

图片来自互联网 澳洲山火

 

对于自然灾害风险的预测预知,要靠气象卫星监测和预警技术的持续提高;对于动植物疫病的风险抵御,众多生物技术、农学技术专家长期聚焦在该领域,攻克着一个又一个难关,科学无尽头,有些疫病还在持续研究中。对于市场风险,部分大型企业做的比较好,有成熟的避险工具和抗风险能力。尤其是百年粮商,经历了几轮行业危机、粮食危机依然平稳运行,探究他们的成功奥秘,对于我国涉农企业长久经营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图片来自互联网 四大粮商俗称

 

当下传统四大粮商ABCD在全球粮食贸易中依旧占据主导地位,其中大豆贸易是我们经常提及和关注的。因为金融避险工具在这条贸易链中运用相当成熟,确保了该贸易链上游长期稳定的运行。而这条贸易链的下游则因缺乏足够的避险工具,使得下游企业在经营上常常暴露在市场风险之中,直面不确定性和波动性压力,已经影响到产业的稳健发展。所以笔者重点介绍下大豆这条跨国产业链,探究其上下游是怎么进行交易的,上游是如何操作将市场风险层层转移给下游,而自己只赚取固定的交易利润以实现持续发展。

图片来自互联网

 

大豆早期仅是一种产业物资,目前已经演变成一种国家战略物资。大豆压榨出油给人食用,出粕给动物饲用。全球主产国美国、巴西、阿根廷等。2018年国产大豆约1500万吨,进口大豆约8500万吨,对外依存度高达85%。近年来中美贸易摩擦拉锯,美豆出口中国数量大幅下滑;大豆及其副产品的价格与农作物产量、需求密切相关,也与贸易商、资方、情绪等因素有一定关联。有关大豆的阶段性分析可以回顾326日发布的《【财新智库】大宗农产品波云诡谲:新冠、猪瘟、干旱与虫灾》。

 

大豆跨国贸易链有几种,我们按照下图这个顺序逐个拆解。

图片来自笔者绘制

 

美国农民种植大豆,以现货方式或远期合同的方式销售大豆给收购站。

 

收购站采购大豆:从美农手上收购美豆的同时,因担心后续大豆价格下跌,于是在CBOT期货盘面做空美豆,进行风险对冲(期货工具真正运用的开始)。

 

收购站销售大豆:方式之一是通过升贴水形式销售给国际贸易商,销售价格=升贴水+点价,升贴水以收购站主导确定,点价是由国际贸易商在CBOT期货大盘上做多美豆来完成。贸易商点完价后,其多单与收购站空单对冲平仓。至此,收购站锁定了交易利润,将大豆后续的市场价格波动风险转移给国际贸易商。

 

国际贸易商采购大豆:贸易商以升贴水的形式向收购站采购大豆,在CBOT期货大盘上做多美豆完成点价,点价完成后确定了大豆现货采购价格,进行期转现,转为现货,完成结价支付。

 

国际贸易商销售大豆:贸易商在向收购站采购大豆时,同样担心后续大豆会跌价,于是贸易商在点价的同时也在CBOT期货盘面做空美豆,进行风险对冲。贸易商以升贴水的形式销售大豆给中国油厂,销售价格=升贴水+点价。升贴水以国际贸易商主导确定,点价是由中国油厂来完成。油厂在CBOT期货盘面做多美豆、完成点价,油厂多单与国际贸易商空单对冲平仓。至此,国际贸易商锁定销售大豆的交易利润,将市场价格波动风险转移给下游油厂。

图片来自互联网

 

中国油厂采购大豆:中国油厂在向国际贸易商采购大豆时,在CBOT期货盘面做多美豆、完成点价,同时在国内大连期货市场(DCE)做空油粕。油厂多单与国际贸易商空单对冲平仓,进行期转现,转为收现货,完成结价支付。

 

中国油厂销售豆粕:中国油厂销售豆粕的方式之一是与下游饲料厂签订基差合同,基差由油厂确定。饲料厂在DCE期货盘面做多、完成点价后,其多单与油厂的空单对冲平仓。至此,油厂锁定销售豆粕的交易利润,将后续的市场价格波动风险转移给下游饲料厂。

 

国内饲料厂采购豆粕:饲料厂向油厂采购豆粕的方式大致有两种,一种是传统的一口价交易,另一种是基差合同交易。基差合同交易,饲料厂在DCE期货盘面做多、点价后,确定现货采购价格,多单与油厂空单对冲平仓。饲料厂实现期转现,转为现货,完成支付并收货。

 

国内饲料厂销售饲料:饲料厂卖饲料给养殖场,有传统的一口价模式,有赊销模式,也有生产物资抵扣养殖成品模式等。目前以一口价模式售卖饲料居多。原料涨,饲料跟着涨,中小型企业并无有效的价格保护机制,下游被动接受涨价事实。双方都是直面市场价格波动风险,并承受不同程度的压力。

 

养殖企业采购饲料:基本上还是饲料厂定价,养殖户的实力决定了议价空间大小。

 

养殖企业销售生猪:一种是卖给猪贩子,一种是卖给屠宰企业,这两个下游方在定价和议价环节有较大话语权。多数养殖企业无法规避下游市场行情波动带给自身的风险,基本上比较被动。

 

屠宰企业采购生猪:屠宰场在与养殖户议价上有较强的实力,屠宰场库存不足、需要补库时希望收购生猪便宜些,即低价进货。有大型屠宰企业的区域,当地生猪价格相对低(据行业资深人士透露)。

 

屠宰企业销售猪肉:屠宰场库存足够时希望能卖出个高价钱,但大型商超等下游机构因拥有广大的终端消费用户,底气足腰板硬,在交易或合作上双方存在动态的博弈。

图片来自互联网

 

至此我们梳理了从美国豆农到国内商超批发市场这个完整的链条交易环节。可以看到,收购站、国际贸易商和中国油厂在买卖的交易环节,都在运用成熟的对冲操作,交易利润基本可以锁定,能把后续的市场风险转移给下游。而像传统的饲料企业和养殖企业由于没有相应的期货工具可以向下游转移风险,他们在整个链条内基本上处于最弱势的一方,承受的市场风险也最大。

 

具体来讲饲料企业,没有利用期货工具对冲的情况下,几种原料价格都在涨,饲料厂只能被动接受涨价的事实,通常结果就是饲料厂的产品跟着涨价,通知养殖户,做好饲料涨价的准备,这就把涨价风险转移给了下游。如果下游养殖端的行情赶上好时候,能顺利接受饲料厂涨价,如果赶上低迷的肉类行情,饲料厂涨价未必会被养殖企业接受,这种情况下就会变得很难受,有的饲料企业因涨价失去了竞争力,有的甚至因此丢掉了下游客户。饲料工业前10年发展迅速,近五年进入平稳发展期,企业长期在两头受挤压,即一头受上游原料端的价格波动风险挤压,一头受下游养殖端行情波动风险的挤压。多数饲料企业直面两头的风险,长时期被牵着鼻子走。

 

再看养殖企业,上游饲料原料涨价、饲料涨价,养殖户能有什么办法呢,还不是顶着压力接受,或调配方、或换厂家等等。买入高价饲料,生猪出栏赶上好行情还能说的过去,若赶上行情下跌,那可能面临亏损,一点办法也没有。面对顽疾猪周期,部分养殖户靠各种消息来赌未来的猪价行情,希望出栏的时候能卖出个好价格。

图片来自互联网

 

那如何能改善饲料企业和养殖企业的这种窘态呢?现在市面上缺少一个品种的期货工具,那就是生猪期货。我们不清楚生猪期货什么时候上市,但笔者认为生猪期货若成功上市后,其作用和意义在于:

图片来自互联网

 

1 使原本价格波动剧烈的生猪市场变得不那么剧烈,熨平猪周期,产业趋于平稳发展,有效降低通胀超预期上行的一大风险。

 

2产业链较弱环节具备了抵抗市场风险的能力。饲料企业通过农产品期货、生猪期货工具等组合运用,可以做到锁定企业经营利润,转移市场波动风险,实现企业稳定运营和可持续发展。养殖企业凭此可以部分对冲市场风险,减少经营损失。

 

3 合理安排生产计划,不再靠赌明天。生猪期货为产业链从业者提供透明、持续的公开价格,从未来6个月到远期合约,养殖企业生产排期的决策依据,将变得更客观、更科学、更具前瞻性,进一步推动产业良性发展。

 

4 养殖企业可以在期货市场拓展生猪销售渠道。屠宰企业可以在期货市场拓展生猪采购渠道。

 

农业本身非暴利领域,企业经营要稳健,赚取利润也需要稳健。农业和企业的发展需要金融的加持,本篇提到的金融期货只是众多金融工具中的一种,为此笔者对当下涉农企业提出几点建议:

 

1 树立长期经营企业的价值观,深度剖析国际上做的好的企业,取其精华为我所用,并走出自己的特色。

 

2 领导层保持开放的心胸,将金融工具作为战略发展的一环。积极组建金融团队,不仅仅是只干融资的活,还要学会各种新型的避险工具,提升企业经营效率。

 

3 稳步学习,逐渐开展金融工具的尝试;边应用边总结,逐渐打造属于自己企业的金融护城河。

 

最后,希望国内新冠疫情和非瘟疫情平稳后,生猪期货能早日上市,造福企业、造福社会。

 

 

作者:王俊海

 



推荐 7